看見音樂 (試譯)

陳以聖/ 原載:κrazian

我愛音樂,也愛科學—可我何必多事將這兩者扯在一塊兒呢?

我自己熱愛科學,可是一想到許多人輕易就被科學嚇跑,或斷定搞科學就意味著和同情心、藝術、對大自然的讚嘆等絕緣,就覺得很苦惱。戳破神秘並非科學的本意,科學的目的應該是在於重新創造,以及賦予既有事物全新的意義。--摘自《為什麼斑馬不會得潰瘍?》,Robert Sapolsky 著。

copyright © 2008~2018, κrazian.com
原創著作 版權所有:轉載應註明作者與出處,商業用途須取得書面同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