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道必修人間道,成佛須成入世佛

陳以聖 / 原載:κrazian

每每聽聞一些拋家棄小,虔心修道的事蹟,內心總隱隱然以為不易、不該、不捨。若是「不幸」發生在身邊,其震撼更是非同小可。下這偌大的決心,解脫一切人間情、義、欲,誠屬不易,令人由衷敬佩;然而背離俯仰是賴的至親,斬斷相連的血脈,實在不該,難免令人心生憤慨。至於這不捨,就複雜了。除了對一個同類生命悲壯而淒美的抉擇所自然生出的不捨;更有一種未卜難料,屬於旁觀者特有的擔憂。的確,牽涉到內心世界的事,外人實無置喙的餘地。一個俗人懂什麼呢?

對於境界已高者,吾人不夠格說三道四。可對於不少本著一分耕耘一分收穫,苦心求道,志在成仙成佛者,總要在投入之初衡量利弊得失,評估成本效益吧?世間宗教有這麼多的選擇,只因為你正好接觸這個教,而不是那個教,就決定了你的求道之路嗎?暫且假設如許多宗教所應許的,真的有個天堂可以「去」。那麼,萬一到了天堂的入口,才發現那兒不歸你所信的耶和華或阿拉或觀世音或元始天尊管,這個虧可就吃得太大了。

你尋思,不妨評比一番再作選擇如何?可是,高超的神道,凡人如果有本事評選,大概也不必求了。或者動點腦筋,使出超市結帳排隊的絕招:全家出動,一人信一種教,修一種道,如何?君不見,那牆上斗大的字向你招手:當信主耶穌,你和你的一家都必得救。這「派代表理論」顯然大逆不道,萬萬別拿著四處引用。但是,這卻也生動的點出了現代人的困境。

無法確知是否有個全能的神,創造了人們所能感知理解的這一切。如果有,你這「人間一遊」顯然也是祂意志的一部分。那麼,你認為祂會期待你如何過這一生呢?是修持人間道,盡心盡力的過,充分發揮人性多樣化潛能的極致?還是不自量力,不甘為人,一心修持神仙道,嚮往更高層次的存在?若是後者,祂何不直接讓你到仙佛界去修煉?如果資質一般的學生,坐在中學的課堂上,手裡卻捧著大學的書,作高人一等狀,你以為如何呢?

生活工作,何處不是修道的好情境?全心全意的吃頓飯,一道菜,一碗飯,每一次咀嚼,每一下吞嚥;寧靜平和的看一本書,一個段落,一句話,每一回觀念的重組與精進,每一次心神領會的喜悅;耐著性子洽辦一件棘手煩人的瑣事;回一通積壓已久、無可逃避的電話;嚐試各種方法化解親子、夫妻、婆媳妯娌間的衝突:朋友間參考來的,聽演講學來的,加上自己揣摩來的;為了身體的健康,勉力從事運動的艱難,以及隨後從紀律中享受到的幸福感與踏實感;一次旅遊計畫的發想,細節的研究,旅途中的挫折,見識的增長;一個夢想的形成與實踐的膽識與堅持。人間道的修練又何嘗容易?

所欲窮究的東西,不就在那心中的方寸之地嗎?何苦遠遠求尋呢?

相較於「計利當計天下利,求名應求萬世名」的豪氣萬千,我更願以:「修道必修人間道,成佛須成入世佛」的悲憫清明與君互勉。

copyright © 2008~2018, κrazian.com
原創著作 版權所有:轉載應註明作者與出處,商業用途須取得書面同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