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姐,那... 再給我一杯紅酒

陳以聖 / 原載:κrazian

問題是:香港到台北的飛機上,從供餐開始,您能要幾杯紅酒?

「先生,這是您的照燒雞排飯。請問喝點甚麼呢?咖啡還是茶?」該短程班機上,精簡的餐車中,是沒有紅白酒的,連果汁都一個小鋁箔包就打發了。

41C的先生客氣的問:「有紅酒嗎?」「請你等一下!」空姐Amy說完,繼續服務後面數排乘客。

再見了,破雨傘

陳以聖 / 原載:κrazian

一早出門,要下不下的雨,懸在灰濛濛的城市上空,又是個「非常適合搞丟雨傘」的天氣。謹慎勤快的人,前一晚,或早上出門前,會留意一下氣象預報;只要有下雨的可能,就會隨身帶把傘。散漫愛碰運氣的人,只有在外頭正下著大雨,看看勢頭不像會停,才勉為其難的「左右」抓把傘。我們這些「其他人」,遇上這種大事,總是猶豫躊躇、反覆再三。好不容易決定帶傘,進進出出、打開收起,多次之後,一個不小心,往往落得個「人傘兩不知」。

都是人性搞的鬼

陳以聖 / 原載:κrazian

如果有人喪盡天良,壞事做絕,我們會說他「泯滅人性」。如果有人推己及人,大愛無私,我們會說那是「人性的光輝」。到底我們對「人性」認識多少,讓我們這麼肆無忌憚的認定「人性」是崇高純潔的,是道德神聖的?其實,也不盡然,我們也會說「貪婪的人性」、「醜陋的人性」、「劣根性」。就像那恆久的關於「性善」、「性惡」的爭辯一般,都說得通,也都不能完全讓人信服。

老子也會帶小孩

陳以聖 / 原載:κrazian

喲,口氣還挺大的,會帶小孩就這麼神氣?

不是,不是,在下可萬萬不敢自稱老子。實在說的是「老子」其人的智慧,法力無邊:用來做人處事,當真非同小可;就算是用在「區區」的教養孩子上頭,那也是頂合適,很管用。

小孩犯了錯,要不要嚴責?若苦口婆心的勸說,到頭來還是全然無效呢?除了責打,已經沒招了的時候,你是勸慰自己:「算了,盡力了,還能怎樣?」還是愈挫愈勇:「不行,既然當了父母,就要盡責到底!」或者,有時這麼想,過會兒又那麼想,擺盪於傳統與現代之間,頓感乏力沒勁,是不是?

這咱中國也有

陳以聖 / 原載:κrazian

在跨國公司工作,和來自北京、上海的「同事」,在很多場合都有「交手」的機會。有一回,在日本東京千葉新市鎮的辦公大樓裡,來自各國的同事們齊聚一堂,上一個禮拜的內部顧問方法課程。課後,這兩組人馬基於「同文同種」的「本能」情誼,相約飯店大廳會合,晚上一道去用餐。

讓一讓,讓一讓

陳以聖 / 原載:κrazian

熱門的景點都會有公認的必拍「照相點」。超級熱心的地方,甚至會在地上漆出一對腳印,請你站這兒拍。雖然明知罐頭化的照片很蠢,可是千里迢迢跑這一趟,要說不拍,好像也不太明智。於是,大家將就著排隊。況且,排隊也好過擠來擠去搶拍的難堪。

在台灣,如果我們想拍的角度已經有人,通常,我們會自愛的在一旁等待;如果他們只是在那兒休息、看風景、聊天,我們會一面抱歉,一面客氣的拜託:「不好意思,可不可以麻煩讓我們拍個照,謝謝!」

Pages

copyright © 2008~2018, κrazian.com
原創著作 版權所有:轉載應註明作者與出處,商業用途須取得書面同意


Subscribe to Krazian R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