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是人性搞的鬼

陳以聖 / 原載:κrazian

如果有人喪盡天良,壞事做絕,我們會說他「泯滅人性」。如果有人推己及人,大愛無私,我們會說那是「人性的光輝」。到底我們對「人性」認識多少,讓我們這麼肆無忌憚的認定「人性」是崇高純潔的,是道德神聖的?其實,也不盡然,我們也會說「貪婪的人性」、「醜陋的人性」、「劣根性」。就像那恆久的關於「性善」、「性惡」的爭辯一般,都說得通,也都不能完全讓人信服。

如果我們想要抱持赤子之心,凡事但求本心,希望摒除後天文化所強加在我們身上的約束,進而聆聽那千古傳續的基因語言,不免對這樣的困境,產生疑惑。對於人性的本質與處世的「終極準則」,更因而茫然不知所從。於是,你不禁要向上天質問:難道祢給我的這個本心,是個瑕疵品?還是祢不懷好意,只是跟我們逗著玩兒,解解悶罷了。所以,「作繭自縛」簡直是祢最美妙得意的設計?

你可知道,達爾文的演化論早已經給出了一個完整的答案。只不過他小心翼翼的盡量只談「人」以外的生物。碰到「人」自身這個複雜而危險的主題,卻弄出了另外一套準則。直到社會生物學家愛德華.威爾森(Edward O. Wilson)以《論人性》(On Human Nature)一書,頂著來自傲慢的人們四起的噓聲,直指人性的演化根源,我們才頓悟:「吾人之異於禽獸者,幾希?」

道德,社會規範,習俗制度,也許其雛形是由生物的演化力量所塑造。但是,進入農業社會之後,城市興起,族群成長到前所未有的龐大規模,激烈的競爭,使得文化的演化力量成為主導力量,決定了族群的興衰。於是,當人類的大歷史,從「生物的演化」躍進至「文化的演化」,或者更精確的說,當「文化的演化力量」強加在「生物的演化成品」之上時,現代人獨有的困境於焉誕生。這也就是我們的生活為何充滿矛盾,我們的心理時刻在衝突著的根本原因。唯有理清爬順它,身心的安適自在才有可能,各式各樣的「說法」,方不致蒙蔽了剔透的本我。

本書就是要給你這把智慧之鑰,讓你迅速獲得「一甲子功力」,世界在你眼前將突然透明了起來。


本文作者:陳以聖
人文觀想 ↔ 自由創作

copyright © 2008~2018, κrazian.com
原創著作 版權所有:轉載應註明作者與出處,商業用途須取得書面同意